菲律宾总统雇佣网络水军被牛津大学揭短

近日,牛津大学的一项研究披露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曾经花费20万美元,网络水军价格根据需要收费不同,让网络水军在社交媒体上支持他。后杜特尔特被问到此事,回答竟然是:傻子才去牛津大学。

牛津大学进行的这项研究名为“水军、网托和制造麻烦的人:盘点全球有组织社交媒体操控”。

这份研究中说,2016年杜特尔特当选菲律宾总统那一年,曾经支付20万美元给网络水军,这些人以平民或者团体的形式在社交网络上支持他。而且,现在,这些人仍然在网络上支持他。

杜特尔特承认,选举期间,他确实雇佣了水军,但是当选后就不再这样做了。

近日,菲律宾媒体Rappler询问他有关雇佣水军的事情。他的回答是:现在,我不需要了。受到攻击,我不需要他们来保护我。我在就职和大选期间已经表达了我的观点。现在随着各种论坛自媒体的兴起,百度贴吧的活跃度已经大不如从前,现在贴吧水军雇佣多少钱呢,可能现在贴吧也不会有那么大的影响力了。

刷粉刷赞刷播放背后是什么?

自互联网,将会有第一批最初的水军,水军已经发展成为一个重要的产业,网络水军价格也分不同档次,最初最活跃的贴吧,到现在火爆的短视频,贴吧水军雇佣多少钱呢?,一个互联网行业,他们甚至可以使公众舆论媒体事件推动公众舆论,特别是微博生于2009年,创造了无数的粉丝刷,刷、评论等代的水军服务。今天的微博还是一样。在过去的17年里,声音已经走出了世界,刷子的数量在一年内达到了1000亿。数据清理的目的是什么?我想你一定很好奇,今天你们为大家做了一些科普活动。

抖音的用户分为三类:

第一类就是普通用户,就是拿着手机看别人的作品,在家里笑成傻X之类的吃瓜群众,纯粹消磨时间类。

第二种就是自媒体,他们伪装成某个垂直领域的专家,充当着给人各个领域的专业建议的角色。比如常见的专业吃货,吃遍大江南北然后给出各种点评。又或者是人生导师,自己都没活明白,却跑去教人如何为人处世,如何在职场如鱼得水之类的“成功人士”。

第三种就是纯商家,卖货的,把抖音平台当做微商来看待,给自己的微信引流,拉流量。

第一类用户就不用说了,就是正常的用户,也可以看做第二三类用户的潜在消费者。

第二类和第三类这类人群,我是很有经验的,他们都会做一件同样的事情,就是刷数据,刷点赞,刷分享,刷播放量之类的,那么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呢?装X是要付出本钱的,就为了装X吗?答案肯定不是的,我现在就告诉大家他们为什么要刷这些数据。

首先,第二种类型的砖商自媒体他们刷数据的目的是让数字变好,数字变好你会怎么做?把广告!例如,我是一个在全国各地吃东西的职业美食家。我刷我的作品,每一个都有数千万的剧本,拇指向上的数字。这能证明什么?这难道不是一个数以百万计的人都看过我的作品的错觉吗?现在包括我在内,粉丝都有2000W了,我一段视频发了出去,马上就有2000W的人可以看到,靠,似乎比央视的广告更猛。后这些错误的数据,第二种人可以去找各大宾馆,各种零食的商人收到广告,更著名的“我们媒体”,接收广告的费用是20元不等于-20000000000000000元,这个价格如何确定?当然是看心情的,就像郭德纲的一段,满天要价,当场还钱,我张嘴想要10W一天的工资,你拒绝,所以10元一天也是不行的。这一切都是零成本的,所以你可以一个一个地欺骗。这是第二种人,记住,没有人不刷!

第三类人,就是一些卖货的商家,他们刷点赞,刷分享,刷播放量的目的,就是把作品想迅速的刷上热门,能获得更多的曝光。那么刷这些数据就能上热门吗?原理是什么?

的想法是,当你的工作被释放,在很短的时间内如果你有类似的经验,分享,等等,落砂应用将决定你的工作被每个人喜欢,在地图上,然后把它给更多的人看,导致较高的用户粘度。它是如此简单。当然,这种方法很流行,它与你的作品是否原创以及数据刷量有关。这也是这个行业的隐性形而上学。

我们不得不承认手机的出现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方式,创造了各种各样的产业。如果有市场,有需求,就一定有生意。然而,当前代刷服务提供商在市场上真的是喜忧参半,一些商家为了追求超额利润而使用软件来操作,所以很容易封印,今天不封印明天,你可以做今天,明天就会丢失。因此,在选择服务提供商时,一定要亮起眼睛,选择手动笔刷数据,至少如果是手机刷组控制,这样才安全。如果你准备刷一刷,却不知道如何判断生意,你可以留意一下尔野的波浪,给尔野的私人信件,或者看看尔野以前的文章,你就会想要。

▲网路水军泛滥,导致网路上的评价、口碑失去公信力。

中国大陆「网路水军」的乱象近年渐趋严重,且大规模入侵各个平台,在网路上制造出「刷流量」的歪风,很大程度扰乱了网路秩序,让人难以分辨,令网民、网友们深恶痛绝。最扯的是,现在的网路水军甚至还结合了AI,已经进化成「AI水军」,只要花费3000元,就能刷出「10万+」的点阅量。

根据《央广网》报导,网路水军已经发展成一项「产业」,且遭到多次曝光,仍在地下暗中发展。资深网络安全工程师李翔表示,网路水军存在已久,在网路上无处不在,且随着新的网路社区涌现,水军也不断侵入新平台,每个平台上都有上百万的水军,综合起来可能超过千万,「他们覆盖了微博、微信公众号、豆瓣、知乎、百度贴吧、各大论坛、新闻网站、直播平台,还有这几年比较火的今日头条、小红书、快手、抖音等。」

《央广网》还以买水军的名义,跟一间所谓的「网路营销公司」取得联系,公司的经理介绍,他们已经做了3年多,目前业务范围很广,只要能想到的平台都有办法刷,「微信公众号刷阅读量,我们一般按『万』来算的,现在差不多是300元刷1万的阅读量,比如你原来阅读量是1万,现在给你刷1万,变成2万。」

按照这个收费标准,一篇「10万+」文章,只要花费3000元人民币(1.4万元新台币)就能搞定。另外,在微信公众号上面刷评论的话,价格竟然还是波动的,经理回复,「这个价格和菜价一样每天都有波动,人工刷的话现在是5毛钱1个,机器刷的话,价格暂时没法确定,因为机器刷用的号可能会被系统封锁,所以存在不确定性,但是总体要比人工便宜很多。」

李翔指出,目前网路水军分为两种,一种是机器人帐号,一种是真人帐号,机器人号一般是在各大网络社区建立初期,由网络黑产从业人员通过邮箱和手机号注册,一些平台上什至已经出现了「AI水军」。另一种真人号,则多由一些网路兼职人员操作,以量取胜,数量非常惊人。

▼网路水军已进化成「AI水军」「机器人水军」。

水军已成为网民最讨厌的现象,政府也开始注意到,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,网络水军在网路空间制造出的声量越来越大,已扰乱了正常的网路秩序,「网络秩序一般是靠信用、靠口碑来维护的,但是大量水军把正常用户的声音都覆盖和淹没掉了,危害不言而喻。」

朱巍认为,要整治水军的话,政府在法律层面已经考量到,只不过落实的力度还不够,「整治网络水军关键在进一步落实《网络安全法》中提出的网络实名制,如果网络实名制能够得到彻底落实,如果某个账号被确认为水军,就会被封禁,那么帐号所有者之后也可能无法继续水军的行为了。」

事实上,新浪微博的「热搜榜」先前就曾因「刷榜事件」被官方下架,某些企业、娱乐经纪公司为了获得关注和话题,雇用网络水军刷榜,让自家的产品或艺人登上热搜。微博的负责人还因此遭「北京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」约谈,要求网站进行自我审查,禁止任何关于传播炒作导向错误、低俗色情、民族歧视等违法违规有害讯息。